站內搜索
行業動態

Industry News

您所在的位置 >> 首頁 >> 新聞資訊 >> 行業動態

我國家庭資產中房產占比達68% 房貸是最大負債

分享到:

  • 文章來源:[ 原創 ]
  • 添加時間:2017年7月17日
  • 瀏覽次數:1137

數據顯示,20175月份全國首套房房貸平均利率為4.73%,同比增加0.28個百分點。6月份以來,北京市部分銀行進一步上調了房貸利率,首套房房貸利率執行基準利率的1.1倍,較5月份上浮了10%,二套房房貸利率執行基準利率的1.2倍。

今年6月以來,被視作樓市“晴雨表”的首套房貸款利率,明顯進入上行區間。以北京市為例,融360統計網站顯示,10家機構提供按揭貸款,除公積金貸款外,只有2家銀行首套住宅有優惠,其余7家銀行首套住宅按揭貸款均為基準利率。

20176月份中國房貸市場報告》顯示,6月全國首套房平均利率為4.89%,為基準利率的9.97折,環比上升了3.38%。具體來看,35個城市中,與上個月持平的城市有7個,上漲的城市有27個,下降的城市有1個。533家銀行中,超8成已無利率優惠,基本與基準利率持平甚至超過基準利率。

房產財富占比過高

3·17地產政策”以來,房產交易大爆炸的局面得以控制。但是在金融領域去杠桿,及銀行應對MPA年中考核的影響下,房貸利率呈上升趨勢。

房貸利率上調的同時,房貸規模也日趨收緊。一位北京購房者反映,今年3月就拿到了個人二手房按揭貸款批貸函,但直到目前還在等銀行給放貸額度。一位商業銀行信貸經理對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表示,“受貸款額度影響,貸款審批周期變長。年中MPA考核雖已結束,但銀行信貸規模似乎沒有松動跡象,受金融去杠桿影響,房貸或在較長一段時期內保持額度緊張狀態。”

某房地產中介區域經理向記者表示,“政策的約束還在,3月以來成交量確實有所下降,4月是最低點,但是5月以來交易量有緩和上升趨勢。因為很多人認為現在是買方市場,尤其是剛需一族,其實并沒有長時間觀望,而是‘抓住時機’  ‘該出手時就出手’。但是,現在房貸審核流程更加嚴格,審批時間延長了,利率也上升了。”

6月份,在銀監會召開的“銀行業支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調研座談會”上,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曾表示,“落實差別化住房信貸政策,堅決抑制部分地區的房地產市場泡沫。”不難看出,銀行部門對于降低杠桿率、化解銀行系統性風險的決心,而首套房貸款利率上浮就是一個重要表現。

房貸對于我國居民來講,是最大的家庭負債。最近西南財經大學教授甘犁撰文表示,中國家庭出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,就是房地產在家庭財富中的占比過高。根據甘犁的統計,在中國家庭的資產中房地產占比已經達到了68%,而北京和上海則高達85%

結合央行近日公布的金融機構信貸收支表可知,截至20175月底,住戶中長期消費貸款為22.2萬億元。有專家指出,兩年前隨著股市、債市輪番上漲和暴跌,錢最終又流回到樓市,這主要體現在家庭房貸的住戶部門中長期貸款激增。雖然近期樓市調控政策顯效,新增貸款中房貸占比連續三個月下降,但與2015年相比,總量卻居高不下。

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梁潤博士,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“2016年,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7.35%,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41.2%。也就是說,按照居住地來算,城鎮人口已經是大大超過農村人口了。從全球城市化的經驗看,未來中國仍然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繼續城市化的進程,農村人口會逐漸轉移到城市中去。因此,我國居民整體債務壓力有可能再增加。”

75日,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“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”課題組發布了《2017年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年中報告》,報告認為,家庭債務的持續攀升和流動性制約惡化不容忽視,家庭債務問題已成為中國經濟健康運行的巨大隱患。

梁潤表示,“家庭負債增速過快會對家庭的消費有擠出效應,并且會抑制整體經濟增長。從全世界的經驗看,未來三年內房貸占GDP的比重每上升6.2%GDP的增速就有可能會下降2.1%。”

總體而言,家庭負債率上升過快,短期看是經濟繁榮的表現,但長期看是增加危機的隱患。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胡曙光認為:“居民負債增加,表面上看家庭資產變大,顯得富裕了。但實際上這種富裕很脆弱,一旦有意外,如家庭成員生病或失業,家庭不得不變賣房產,那時又會陷入貧困。”“目前我國經濟新常態下,居民負債增加,導致家庭消費不振。對于想通過消費拉動經濟增長的指導思想來說,無意增加了阻力。”胡曙光教授表示。

按照經濟學原理,家庭負債率一般不超過50%為宜。從絕對水平看,我國居民的負債率仍然在合理可控范圍內。“但中國家庭債務積累的速度非常快,需要警惕。”梁潤博士表示。

同樣,胡曙光教授也有類似的觀點,“從整體上看,中國當前家庭負債率還是可控的,問題是其增長勢頭過快,過快就很容易失控。”

家庭債務不斷攀升,家庭資產增加,但可支配收入減少了。“從結構上看,一些中等收入家庭與低收入家庭購房后可能面臨流動性約束的問題。如果房貸政策收緊導致家庭房貸支出增加,或者由于整體經濟的沖擊導致失業率上升,一些中低收入家庭可能面臨較大的債務風險。“梁潤博士表示。

2017年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年中報告》指出,受到流動性約束的家庭比例已經在2014 年上升至44.6%,家庭流動性收緊已經對實體經濟產生了重要影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雖然近年我國居民的債務增長速度較快,且總量規模大。但央行公布數據顯示,20175月我國境內居民存款額為62.6萬億元,較年初增長12.97%,較去年同比增長18.79%。由此可見,我國居民家庭存款收入增速也是較快的。

夸克币挖矿app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最新预测 全天幸运分分彩在线计划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视频 下载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辽宁福彩快乐12软件下载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江西时时结果表 看今天3d焰舞字谜 酷彩app官网下载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带连线